恋爱空间当前位置:主页 > 恋爱空间 >

杂技学员练滑板,武术小将搞攀岩。跨界一年半

发布时间:2019-07-07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2016年,滑板、冲浪、攀岩三项极限运动,进入了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序列。国际奥委会在公报中说,这个决定是现代奥运史上“一次最全面的革新”。它是奥运会吸引年轻人和顺应体育运动城市化潮流的历史性变革。然而此前,这三个极限运动项目在中国并没有国家队,开展人群也极其有限。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开启了“跨界跨项选材”行动。其中,武术队、杂技团竟然也成为了选材的目标群体。站在选材计划开启,和东京奥运会举行的中间点上,我们好奇那些跨界而来的孩子练的怎么样了?理念的冲突,生活方式的差异,成绩的压力,又在这项“疯狂实验”中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运动革新

清明假期这两天,全国滑板锦标赛在河南省濮阳市清丰县举行。场地里,你几乎能一眼看出泾渭分明的两个群体,长于街头的滑板爱好者和跨界跨项而来的孩子们。候场时,他们不自觉的在碗池边儿上的不同位置扎堆,一堆儿是色彩鲜明的头盔、滑板和偶然露出的纹身。另一堆儿是,统一的着装,胸前绣着的小国旗。

现场解说夸的这位小滑手胸前就有红旗。他叫李晓昂,今年15岁,练习滑板11个月。晓昂在这次全锦赛上比的不错,原则上已经具备了进入国家集训队的条件。而就在2年前,他还不知滑板为何物。

改变这个15岁少年命运的政策,始于2017年的夏天。当时,国家体育总局,重点面向杂技和武术两个领域,跨界跨项选拔人才从事滑板和小轮车项目。北京体育大学与中国极限运动协会、中国杂技家协会、中国武术协会联合成立了全国滑板、小轮车跨界跨项选材工作团队。

当时,李晓昂和他在濮阳杂技学校的50多个同学一起被带到了北京,接受考察。刚到北京第一天,他们 50多个小孩站了两排。杂技的老师直接从中间分开。高个去练了小轮车,小个的去练了滑板。就是这次粗糙的“排大小个”,给李晓昂带了一块叫做“滑板”的礼物。

 

李晓昂比赛中

这位15岁的少年对这份“被动给予”的礼物很珍视,他可以滔滔不绝的介绍滑板的分类和零件。巧合的是,晓昂的教练贺楚勋也是在15岁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块儿板儿。他清楚的记得那是1992年的8月9号。滑板价值360元。而当年他做工程师的父亲,工资只有一个月350块钱。当年,贺楚勋是中国街头滑板圈儿的风云人物。但如今,他认为却更推崇竞技体育的系统训练。

贺楚勋:小的时候不懂事儿还交流,当你年龄大了,你可能就会有点激进。不可能再过那种年轻的慵懒的生活,就会产生这种矛盾。滑板先进的国家,他的中小学下午两点半就清校了。孩子有4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课外活动,这样他一到五可能会有20小时的连续时间练习。再加上周末他就有30、40个小时练习。我们国家现在要发展快一点,只能靠竞技。很快的速度能把这项运动推上去。

 

滑板全锦赛选手比赛中

当然,贺楚勋选这些的孩子并不仅仅因为他们能吃苦,够听话。他的理念是,杂技功底不仅让李晓昂们的身体素质,平衡能力高出同龄人一大截。更重要的是这些孩子的韧带柔软。尽管求快,但他还是坚决禁止孩子们“跳档训练”。

贺楚勋:爱好者是我想练什么练什么。这就出现了技术水平的跳档式训练。竞技运动员训练是按照基础一步一步往上走。一个动作是建立在上一个动作基础的新动作。一个动作,笨一点的人20个小时就学会了,一天5小时,20个小时是四天。

四天一个新动作,保持这样的频率,的确不慢了。李晓昂和他的同学毛佳思才练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分别拿到了全国碗池男子第五名,女子第二名。晓昂说教练一直在跟他们强调“成功率”。也许这就是两个孩子比一些练了4-5年的街头青年拿到更高分数的原因。

一种生活

李晓昂玩儿的碗池(U池)诞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66号公路的尽头,有一群在街头滑板,在海面冲浪的少年。一次大旱,自由的灵魂们把枯涸的泳池当成了灵感。旱地冲浪的创意,也让滑板被赋予了“飞翔”的新技能。

回顾历史,那是一个被“嬉皮士文化”染得五颜六色的年代,被包含其中的滑板运动自然也和摇滚、叛逆、自由这些关键词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但贺楚勋并不打算把这些文化教给手下的孩子们:

贺楚勋:我玩儿了两三年,才知道这是个文化。当我们学习文化懂得穿衣时,就说明你的心思已经逐渐抛锚了。文化是要进化的,而不是像过去一样,他们要喝酒啊,穿的乱七八糟啊,追求品牌啊。你运动员或者是爱好者最重要的就是出成绩。

比赛间隙,我也问过李晓昂,你觉得那些来自街头的滑手穿的帅吗?他实话实说自己不太在意。对于比赛时放的音乐晓昂也是无所谓。同样的问题,我提给了本次比赛碗池男子组的冠军高群翔。小高今年16岁,5岁开始练板儿,算是半体制外的滑手。小高却给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记者:听说刚才音乐也是你自己的选的吗?

高群翔:对。他是我们西安本土的一个厂牌,我一直挺喜欢他们的。听他们的歌我就挺兴奋的。原本我有更燥的。但我选了一个相对于。。。可以放的。。。。

记者:你觉得你们这种从小练的选手和他们选的跨界跨项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高群翔:他们的风格基本上差的不是很多,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觉。

记者:对于你来讲滑板是什么?

高群翔:你刚才已经说了,滑板就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高群翔准备出发

这是两个彼此挨着却难以靠近的世界。但他也并非如成年人想象中的“刻板对立”。16岁的高群翔,并不慵懒。他训练刻苦,受伤了也会拄着拐上板儿。而李晓昂也并非没有灵魂的“执行者”。曾有一段时间,他被退回杂技学校,又被分配去当地的杂技团表演。这个倔孩子在中断训练的9个月里,从没有放弃过滑滑板的念头。

传统与潮流

山东宋江武校是一所有30多年历史的民办学校,培养了大量的竞技武术人才。因为地处郓城,学校以水浒好汉故事做底,建在整片仿古建筑群中。

去年,武术训练馆的对边,突然竖起了一面十六米高的荧光绿色高墙,墙上遍布着彩色的岩点。人站在武馆三层,背后是哼哼哈嘿的传统,眼前是一项还在成长期的新兴运动。教练李光绪正带着他的队员们日常性“飞檐走壁”。

 

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教练李光绪

记者:现在我们看得这些选手是练了多场时间的?

李光绪:像这几个稍微的大一点儿的是从事攀岩项目接近两年吧。在速度里面现在最快的是6.5秒。

6.5秒是什么概念?大概就是我倒数6,5,4,3,2,1,眼前的小伙子就爬上了5层楼。即使,现场亲眼所见,你仍会觉得是加了特效的“轻功”。这,就是速度攀岩,也是目前我国在攀岩三大项速度、难度、抱石中最接近世界水平的一项。中国攀岩第一人钟齐鑫曾多次打破该项目的世界纪录。李光绪和钟齐鑫算是同一代选手,不过,他退役较早。

 

宋江武校攀岩训练基地

刚退役那几年,李光绪在消防队做人家业务比武的指导。2016年,攀岩入奥,各省开始组织集训队,大量缺教练,他的执教生涯也走上了正轨。

对于传统的武行人来说,攀岩似乎也有亲近感。2017年,当跨界跨项计划下达到山东省体育局时,宋江武校的校长樊庆斌果断决定让这个项目在自己的学校里先开展起来。

 

宋江武校学员正在进行分段攀岩速度训练

宋江武校校内的这块攀岩场地,已经承接了去年的全国攀岩锦标赛,未来还有可能承办更高规格的国际赛事。光设施这所民营学校就投资了几百万。而类似的场地,在全国大部分省都已经落成。

新节点

速度攀岩世界纪录是由伊朗选手雷扎创造的5秒48,钟齐鑫最快爬到过5.64。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未必能在东京奥运会上有所斩获。因为2020年在东京,攀岩只设男女各一金,比的是全能,也就是一位选手要完成抱石、速度、难度三项比赛。

 

武校学生日常力量训练

开展攀岩项目仅仅两年,宋江武校的校长樊庆斌,并没有想立即出什么成绩。他更看重的是,武校拓展了新的科目。作为整个竞技序列的基层单位,这所民营学校的任务就是打基础:

樊庆斌:要有身材的天赋,他又热爱的这项目,这是竞技拔高的部分。但是没有一个环境光指望那几个还是不行。是要多少人才能培养出来。所以我们就像把攀岩作为我们学校的一个传统项目来对待,打基础我们要成为一个攀岩的基地。孩子学这个他不影响练武术。他对武术还有一定的提高。我们把他作为一种调整课,每个班每个周都有攀岩课。这样攀岩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群众性的基础项目。

樊庆斌心里一直有个武术入奥梦。在武术被国际奥委会接纳为正式比赛项前,攀岩就成为了链接这所武校和奥林匹克运动的新节点。而我们也身处于一个运动发展流变的年代,没有规则是一成不变的,没有观念是不能在碰撞中融合的。观察记录这些外来运动文化在中国被翻译,搞推广的微观实践,是我们的责任。




上一篇:《恋爱迷宫》5月28日上线 12位型男解读现代情感
下一篇:你爱我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有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2-2009 nx7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B2-20070013-11